夏日防蚊- 含DEET防蚊液仍是实用选项 但需注意使用方法与时效

2020-06-28 浏览量:705
夏日防蚊: 含DEET防蚊液仍是实用选项  但需注意使用方法与时效

消费者文教基金会于上週公布一批市售防蚊液的抽查结果,市面上12件防蚊液及7件防蚊贴片共19产品检视其商品标示是否完整,发现21%产品没有标示产品使用后持续有效的时间,5%涉及广告不实,甚至91%的产品未经卫生福利部核可通过,不能直接喷在皮肤上。消基会特别提到其中一件产品虽标榜天然成份,却有人工合成的DEET,涉及不实标示,不过叙述的过程却容易让消费者以为DEET是糟糕的东西而开始排斥,有矫枉过正之嫌。

适量使用DEET

DEET不是DDT。DEET中文名称为「待乙妥」,又称「敌避」,是一种驱赶蚊虫不接近人体的化合物,因为它散发的气味蚊虫不喜欢,不会想靠近人体,因此它其实并不需要直接喷在皮肤上,喷在衣物上也有效。不同产品中的DEET浓度可能有所不同,但高浓度不是效果特别好的意思,只是效用可以维持比较久,但相关单位都建议避免使用过高浓度,或是使用在婴儿身上。

卫生福利部的资讯建议,一般成人所使用的浓度不宜超过50%,儿童使用浓度在15%以下即可,2个月以上的婴孩不应高于10%。美国疾病管制局则建议,含DEET成份物品不应有给小孩吃到嘴里的机会,或是接触到眼睛与伤口,或呼吸进人体;两个月以下婴儿不应使用,不需要一次喷太多,不需要使用之后应用水洗掉。美国一个有名气的环保团体「环境工作群组」(The Enviromental Working Group, EWG)则有更细緻的说明:7%至10%产品适用于短时间使用,较长机会接触蚊虫的话应使用20%至30%的产品,6个月以下婴儿不要使用,也不应使用超过30%的产品。

夏日防蚊: 含DEET防蚊液仍是实用选项  但需注意使用方法与时效
(Photo Credit: EWG)

相关单位都推荐穿长袖长裤袜子等做法,是避免蚊虫叮咬的上策,而像小baby则注意娃娃车的防蚊虫功能例如蚊帐等即可。由此可知,DEET是推荐使用但不能过量的防蚊产品,跟市面上产品标示实不实没有关係,若是因为消基会的报告而不再使用DEET,并不是对自己有利的做法。

DEET只能干扰蚊子3小时

适量使用DEET目前仍是妥当的办法,但DEET的效用似乎不如想像中那幺好。2013年初一份刊登在PLOS ONE的研究显示,DEET对蚊子的影响大约只有3小时。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James Logan团队在之前的研究中,发现某些蚊子与苍蝇会因为基因变异,而使得牠们的嗅觉受体对DEET的气味不再敏感,但这次的研究跟基因变异无关。研究的目标是会传染登革热的埃及斑蚊。他们发现,埃及斑蚊一开始暴露在DEET时,DEET确实会对牠们的行为造成影响,但是大约三小时后,DEET就无法继续阻止埃及斑蚊去寻找人体热或皮肤的所在。这与埃及斑蚊已经暴露在DEET环境中,嗅觉受体将渐渐减低对DEET敏感度有关。Logan认为,这就好像人类也会因为一直闻到某种味道,一阵子后就没有感觉了一样,不过人类的嗅觉系统跟蚊子差很多,其中的机制是非常不同的,因此有进一步研究的必要。

他强调,这不代表人类该停止使用DEET,相反地,DEET仍是非常好的驱虫剂,尤其是在高危险地区,不过他们将持续追蹤并了解蚊子的秘密,并试图破解。

夏日防蚊: 含DEET防蚊液仍是实用选项  但需注意使用方法与时效
(Photo Credit: James Logan)

这项研究虽不是最终的结果,但似乎告诉我们一般人,在使用含DEET的防蚊液时,如果你是在同一个地方驻留(例如露营)而不是一直在移动,防蚊液的效果最高只持续3小时,如果你一直移动(例如爬山)就不受3小时影响,而要看防蚊液中DEET的浓度而定。

基改蚊子爱天竺鼠胜过人类

来到基因工程的领域,不久之前霍华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计画(注)成员的美国洛克斐勒大学Leslie Vosshall成功地改变蚊子对气味的反应,包括对人类的味道与对DEET的反应。这项研究让我们对虫子为什幺那幺爱人类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同时将来也有机会阻断其中的机制,减少人类一些传染疾病发生。这项研究刊载于5月29日出版的《自然》杂誌。

2007年科学家完成了埃及斑蚊的基因组定序。之后,Vosshall从基因工程的角度开始研究蚊子。Vosshall从之前的研究中知道orco这个基因会影响苍蝇的嗅觉受体,因此这次她在埃及班蚊的胚胎里对orco基因动了手脚。首先这些蚊子的嗅觉受体与神经系统之间的活动比一般蚊子要少,接着把人体与天竺鼠放在蚊子面前,一般蚊子会十分老练地找上人类,但这些基改蚊子对人类兴趣缺缺,反而对天竺鼠感到更多兴趣,即使在给予二氧化碳这个一般认为有助于蚊子辨认人类气味的环境中也是如此。虽然只透过修改一个基因,就可以改变蚊子寻找猎物的行为,但这项研究还无法说明造成蚊子无法分辨人类的好与天竺鼠的不好的原因。

研究团队接着以DEET为目标实验,他们将浓度10%的DEET喷在人手臂上,另一只没有喷DEET的手臂当控制组。基改蚊子把两只手臂当成猎物的机率差不多,但停留在有DEET手臂的蚊子,会很快就飞走。Vosshall认为,这说明了蚊子对于侦测DEET的存在是有两套不同的系统,一套是在空中使用,一套是在着陆后才启动。这种双重机制是第一次透过实验展示出来。

这个团队接下来将进一步研究orco的详细机制,如果能找出orco这个让蚊子疯狂爱上人类的基因如何运作,正如Vosshall所说,下一个世代的「防蚊液」说不定就呼之欲出了。

夏日防蚊: 含DEET防蚊液仍是实用选项  但需注意使用方法与时效
(Photo Credit: EWG)

结论

1.穿长袖长裤袜子等以阻绝蚊子叮咬的机会是上策,尤其对婴儿来说,出门用的娃娃车有蚊帐等可以阻隔昆虫的设备是最简单也最好用的。

2.如果仍有皮肤露出来,喷含DEET防蚊液仍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但一次不能喷太多,避免喷到口鼻眼睛与伤口,尤其避免小孩误食,婴儿2-6个月以下不要使用。可以喷在露出皮肤附近的衣物上,如果一定要喷在皮肤上,之后应用水清洗。

3.DEET的浓度代表效用的长短,而不是多有效。但如果是露营等驻留在同一个地区没有移动的话,DEET对同一群蚊子的效用大约3小时。

注释
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HHMI。是的,就是李奥纳多皮卡丘在《神鬼玩家》(The Aviator)中扮演的美国亿万富豪霍华休斯所创建的医学研究所,1953年成立之后,直到2005年底为止,一直是美国规模最大的私人赞助生物与医学研究机构,仅次于比尔与梅琳达盖兹基金会──是的,就是微软的那个比尔盖兹,梅琳达是他夫人。

至于HHMI研究员计画是一种透过甄选寻找值得赞助的科学家,他们可以一面待在原来的单位里进行研究,一面又可以接受HHMI的赞助,更特别的是HHMI并不是考量这些科学家的研究计画的可行性或研究价值之类的指标,而是考量科学家本人的创造力、执行力等人格特质与潜力,并且鼓励科学家放胆做研究,不要怕失败,就算中途改变研究计画也没有关係,很有霍华休斯本人的个性特质,也很类似美国官方的「国防高等研究计画署」(DARPA)针对研究计画的大胆精神。对比台湾前阵子教授为了几张发票闹得满城风雨,怎不见台湾企业家有霍华休斯或比尔盖兹这样的豪气?(回到本文)

相关资料
消基会:夏日抗蚊产品抽查-未标示防蚊效力、号称天然却使用「敌避」!
正确用药 健康一把罩—系列报导之2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家庭医药箱(上)
Fight the Bite for Protection from Malaria Guidelines for DEET Insect Repellent Use
EWG’s AdvicE for Avoiding Bug Bites
Aedes aegypti Mosquitoes Exhibit Decreased Repellency by DEET following Previous Exposure
Mosquitoes Exposed to DEET Once Are Less Repelled by It a Few Hours Later, Study Claims
orco mutant mosquitoes lose strong preference for humans and are not repelled by volatile DEET
Genetic Engineering Alters Mosquitoes’ Sense of Smel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