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订阅了吗?】柳林玮再出发,MedPartner想当台湾最

2020-06-12 浏览量:915
【你订阅了吗?】柳林玮再出发,MedPartner想当台湾最

「美妆保养应该是科学,而不是一种仪式。每种成分牵涉到複杂的物理与化学原理,不是美妆部落客讲讲就算了。」在笔者说起这句面对化妆品应有正确态度的人,正是消失于大众媒体好一阵子的柳林玮。

这个名字带给人的印象,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多变感:是 1985 行动联盟、公民媒体沃草发起人,一时登上青年社运的高峰,却也在任内发生帐目交待不清事件,自高坛上落寞走下。但再次见于大众媒体时,却让人惊呼:原来他就是那踢爆许多医美广告流言,甚至遭受恐吓威胁,却在网友间广受好评的医疗媒体《MedPartner》的团队发起人。

但更让笔者惊讶的是,《MedPartner》一篇篇专业又叫好的医学知识文章,绝大多数都是出自他一人之手。让人不禁好奇,为什幺他要在日常已经够繁重的医疗工作中,继续踏上网路媒体之路?

谈起之前沃草有哪里不同时,柳林玮表示经营 MedPartner 更接近他的本职学能与初衷。「政治媒体没有绝对的无立场,光是学理,就会受到很多学术派别影响了,更别说现实的政治环境。但跟政治媒体比起来,我心目中的医疗科学媒体相对单纯一点;因为医疗科学最重要的核心就是讲究科学的方法与证据。」

而最好的医疗媒体,就应该要有百分百的医学证据,将把事实告诉民众。但他综观现在的医疗媒体其实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是太专业的医学杂誌跟民众距离太远,大众非常难阅读。第二是大众向的医疗媒体在内容製程中,却又往往缺乏足够的专业人士编辑或审稿,这中间就很可能会将不精準的医学资讯传达出去 。「读者或其他人去跟大众医疗媒体指正或建议修改内容,他们往往讲『这是作者的言论自由』,但这不对吧!」柳林玮说着。

【你订阅了吗?】柳林玮再出发,MedPartner想当台湾最
医美是个大产业,但在台湾,大众医媒往往缺乏足够的专业人士编辑或审稿,很可能将不精準的医学资讯传达出去。

从某种角度来看,医疗媒体本质上就跟医疗行为一样,是会直接对人体产生影响,甚至伤害到人。在学院里医学伦理有四大原则,第一项就是不伤害患者。「当然像开刀,就是一种藉由小伤害避免大伤害的行为,这中间就需要医师用专业去评断分寸;也因此最理想的医病关係不是那种医生上对下的绝对宰制,也不是现在常见『付钱我最大』的奥客心理,而是一种很亲密,在治疗当下成为共同体的紧密关联。这也是医疗工作的神圣性之一。 我认为医疗媒体也应该用这种态度面对读者 。」

不过在现今台湾的医疗现场,医疗人员大多都太忙碌了,忙到不太有时间对患者进行卫教。柳林玮举了一个很传神的案件:「很多人在宣布罹癌,医生跟他讲解病情的这十几分钟时,他的脑海是一片空白或正在人生跑马灯。等到走出医院时,不肖厂商早就锁定病患,趁他意识刚回神却最脆弱的时候,跟患者讲我那个谁谁就是吃这个好的,推销根本不具疗效的黑心商品,温翠苹妹妹的睡莲事件就是这样,许多医生都为此而苦。」

因为抱持着这种理念与痛楚,他开始使用「medream」帐号在 PTT 上提供大家正确医美、保养知识,也因此踢爆起那些不正确的医美真相与产业暗黑面,一时获得版友热烈回应。不过一段时间做下来,缺乏收入与制度化的做法也让柳林玮碰到了瓶颈。虽然 MedPartner 现在已经有一位设计师做网站,一位社群企划跟一位工程师维持营运跟排版,但主要的文章内容绝大多都由柳林玮一个人处理,效果有限。

因此他开始 发起订阅计画 ,透过群众募资与订阅制,用类似社会企业概念来经营 MedPartner,一来避免商业广告干涉正确医学知识,二来他认为专业知识服务最大的价值在于筛选,避免那些不正确的医学资讯危害读者身体健康 (例如地下电台卖药),因小失大。「聪明的消费者应该察觉到这件事:任何东西都会有他的『价』,就算免费也一样,你总有一天要为它买单的。如果你听信了一则不正确医疗报导,那很可能会在另一个地方,可能就是在医院为它付出更大的代价。」

「而 MedPartner 的理想就是透过订阅机制,让我们全心全意投入正确医学知识的转译与传播,让在理念跟现实找到最好的平衡点,就像好的医病关係一样,与跟付费读者之间产生一种最大的共同利益。」

到本文截稿为止,MedPartner 已募得了 将近 26 万元,共 1958 位订阅的成绩。不过在收费与赞助机制上,MedPartner 目前只接受小额订阅,还没有规划明确的大额合作方向,但确定的是,任何商业合作与置入邀约都会婉拒。未来比较可能的方式是透过民报基金会捐款,并把款项用专案方式,运用在化妆品、健康食品的检测与调查上。

同时柳林玮想透过 MedPartner 服务的对象不只大众,还包括了医界同仁。他谈起了自己阿公的经验:「有很多时候医教沟通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像我自己的阿公去装颈动脉支架,术前我亲眼看见医师很认真、很完整地跟阿公还有家人说明了治疗的方式,但后来因为担心阿公不清楚,我去找了外国的手术动画给阿公看,同步口译给他听,结果才发现,阿公从医师那边理解的完全不是那一回事,家属理解也差距非常大!在这件事里面大家都没有恶意,但问题就出在于医师自以为说很清楚的事情,病人往往根本不了解。」

【你订阅了吗?】柳林玮再出发,MedPartner想当台湾最
柳林玮认为好的大众医媒,除了专业以外也应该够简单、够亲民,当起称职的「转译者」

这件事也让柳林玮把「公共医疗知识库」视为 MedPartner 的终极目标之一,透过品质够好、但也够亲民的图文动画资料,让医师可以透过这些动画和图片辅助,帮助沟通进行、缓解家属的担忧,也降低纠纷发生的机率。「这方面做到现在也算有一点成绩啦。像有个女生留言给我们,虽然他的男友是医生,可是有什幺医疗或美妆问题,她男友都叫她直接看 MedPartner!」柳林玮笑着说。

「你不怕吗?」访谈接近尾声时,我问起柳林玮受到直销商恐吓这件事。「当然有心理压力,那时候我的电话、E-Mail、地址等个资都被掌握了,我也很担心同仁们的人身安全。但是 MedPartner 这个媒体,应该还是要继续揭露下去;我认为,华文世界始终少了一个优良的医疗媒体;但,这件事应该在台湾发生。这是我们该做的。」坐在我面前的柳林玮,用一种带些担忧的坚定口吻这幺说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