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巾与种族主义-黑人也能变成印度人的故事

2020-07-01 浏览量:892

头巾与种族主义-黑人也能变成印度人的故事 

译者|Mumu Dylan

  本週网路上掀起一股文化模仿的争议,前阵子有伊基‧阿塞莉娅(Iggy Azalea)与白人男同志的话题,更早之前麦可莫(Macklemore)及哈林摇也曾掀起一波讨论热潮。

  现在我们把时间拉回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s)实行的年代,谈谈当时不同肤色的人种之间的文化模仿现象。

  南亚裔美国人数位典藏(SAADA)的董事会成员马南‧德赛(Manan Desai)写道,在20世纪中叶,头巾被有色人种用来当做「混淆肤色」的工具。

  在当时,美国对于种族的概念只简单地分为黑人和白人两种,在某些地方,只要你能假扮成黑人以外的种族,就能逃过许多的歧视。因此,无论是外国人或是非裔美国人,许多的有色人种,都用伪装来做为他们生存的方式,有些人伪装是为了在种族歧视的社会下生存,有些人是为了做政治性的宣言,还有一些表演艺人和商人,用此方法来赚取本来无法得到的名声和金钱。

头巾与种族主义-黑人也能变成印度人的故事

一条头巾让每个人都能成为印度人 

  钱德拉‧达摩‧塞纳‧古纳拉特纳(Chandra Dharma Sena Gooneratne)在1920年代于美国的芝加哥大学拿到了博士学位,他来自锡兰(现在的斯里兰卡),他在美国巡迴演讲,宣扬废除种性制度的必要性和印度应该独立脱离英国统治的理念及其他的议题。

  在最近谈到古纳拉特纳的文章中,德赛提到像古纳拉特纳这样来自亚洲或非洲的访问学者时常害怕受到反黑分子的歧视对待。这些人多来自殖民色彩浓厚的国家,为了生存,他们在种族歧视的环境中找到了一条出路。

  古纳拉特纳就是其中之一,在吉姆克劳法实行的年代,当他在旅行到南方的时候,使用了头巾来防止不必要的骚扰,并且他开始建议其他人模仿他的行为。德赛这样写道。

  「任何亚洲人在美国都能够藉由在头上绕几圈麻布来防止肤色歧视的状况。」德赛引用古纳拉特纳的话:「一条头巾把每个人都变成印度人。」

  等等,现在我们来探究一些细节:头巾并不只是印度专属的象徵,在中东、东亚和北非等地都可以看见它的蹤迹。但这可以被视为印度的种族标记,德赛提到,十九世纪在北美发生的暴力攻击锡克社区的事件,可见南亚裔人士并不是完全能够避免种族歧视的问题

头巾戏法:一种政治宣言

  我曾与历史学家兼范德堡大学教授的保罗‧克莱默谈过,他发现非裔美国人也使用头巾。他们有时会还会再加上长袍、口音并且刻意表现出某种鲜明的性格来伪装自己,进而避开隔离法和各种形式的歧视。他写了关于黑人信义教会的杰西‧路特(Jesse Routté)牧师所做的事情,这件事被克莱默称为「头巾戏法」。

头巾与种族主义-黑人也能变成印度人的故事

  路特曾到阿拉巴马州旅行,包着头巾和穿着长袍,然后讲话装口音,他马上意识到这样子很容易瞒过大家,还有人误以为他是一名外国来访的高官,并接纳他

  克莱默说:「然后这件事在1940年代就变成病毒式的效应,其中有记者选了这则新闻,就变成人们都在谈论的多采多姿故事。」他接着说:「当文章出现在纽约时报上,人们开始斥责其他情况的例子。」

  克莱默说:「他并不是第一个顺利完成这件事的人,所以这不完全是一件新鲜事。」

  但克莱默说路特是第一类非裔美国人佩戴头巾的唯一代表-这样做是为了进行一个政治宣言的那类人。

  路特是在造访阿拉巴马州莫比尔后才开始这项实验,在1943年一趟家庭旅行,他对于自己所遭到的待遇非常不满。

  「我在这里受到种族歧视,在那里也是,种族歧视存在于所有地方,而我不喜欢受到歧视的对待。」他这样告诉记者。

  所以他在1947年带着一项计画回去。

  在他登上开往阿拉巴马州的火车之前,他穿上金色耀眼的头巾和天鹅绒长袍,当火车在午餐时间抵达北卡罗莱纳州时,Routté走到用餐的车厢,唯一的空座被两名白人夫妇佔据。

  其中一名男子说:「嗯哼,看我们找到了什麽?」路特用他最会的瑞典口音回答(他是伊利诺伊州一间瑞典信义会大学唯一的黑人学生)说:「我们在这里是善意和爱的使者。」-令在座的人们目瞪口呆。

  而这样的混淆似乎在路特此行接下来的部分起了作用,他走访了警察局、商业协会和商家,并像皇室般的款待。

  当他在一家高档餐厅用餐时,他询问店员如果「黑人绅士进来这里并坐下来用餐」会发生什幺事情,店员回答:「没有黑人敢来这里吃饭。」

  「我只是摸着下巴然后点了我的甜点。」他这样说。

  之后他回到了纽约,路特说这趟旅程感觉像是「深入敌军后方的伞兵」。

头巾与种族主义-黑人也能变成印度人的故事

  他的儿子路德‧路特(Luther Routté)现在已经七十四岁,他表示双亲(在哈林区和长岛着名的社区积极运动家)不间断的在做「社会实验」,试图找寻他们在世界上看到各种偏见的解决方案。而这项实验粉碎了「黑人天生处于弱势,并需要受到次等对待」的迷思

  「他并没有改变肤色,仅仅只是改变衣着打扮,而其他人对待他就像对待一个正常人。」路德‧路特这样说,他跟父亲一样已经担任信义会牧师长达二十五年。从这些例子中,你可以发现种族歧「视」,也是一种视觉的疾病(呼应前一句,其实肤色没有改变 但只用衣着就骗过了众人)

  透过「头巾戏法」,路特基本上让自己从带有威胁的身分转变为贵宾-成为一种无形的黑。

  克莱默谈到吉姆克劳法说:「外国人有一种豁免权,他们不必去理解这些规则,他们也不必去服从这些规则。」

国王、贵族和学者

  克莱默提到的第二种类别是表演者呈现一种「异国情调」的人物-某些东西将他们识别为外国人和带有神祕感的美国流行文化,这些人有他们自身的利益考量。

  像是哈林区夜店老闆迪基‧威尔斯(Dicky Wells)自称为「曼哈顿国王」,并开始与白人顾客经常到拿索和古巴邮轮旅行。来自伊利诺伊州的约瑟夫‧唐宁(Joseph Downing),自封为「贵族王子乔维达」,做为白人银行家的金融顾问,并通常频繁进出在迈阿密和棕榈滩最豪华的酒店。

  然后还有库尔勒‧潘迪特(Korla Pandit)。

  潘迪特是一位音乐家和电视名人,许多人认为美国音乐家李伯拉斯(Liberace)的表演形式是源自于他。在电视上,潘迪特弹奏哈蒙德风琴同时还有烟雾环绕在他周围。他会神秘的凝视着镜头,用他的眼神将观众牢牢地锁在他虚幻的怀抱之中。

  报章杂誌将他誉为由法国歌剧演员和印度结合后,降临于远方的新德里之子。在好莱坞,他发行了个人专辑,并且拥有自己的电视节目,还有大批的粉丝追随。他是「庸俗、新奇的战后音乐风格」之父,德赛在流行文化期刊即将刊登的文章上讲到关于潘迪特时这样写道。

头巾与种族主义-黑人也能变成印度人的故事

  不过有件小事必须要说:库尔勒‧潘迪特并不是印度人。

  事实上,他的本名是约翰·‧罗兰‧里德(John Roland Redd),父亲是密苏里州的非裔美国牧师。当他1949年搬到加州时在一个广播电台开始工作,他用的名字是胡安‧罗兰(Juan Rolando)。

                             

  佛列克‧金克莱尔(Freek Kinkelaa)帮库尔勒‧潘迪特运作网站,但他从未见过潘迪特,潘迪特在两人终于能够会面的前几个月过世了。现在,金克莱尔正与电影製片人製作一部关于这位音乐家的纪录片。

  里德,他的墨西哥身分是胡安‧罗兰,在1944年在墨西哥娶了名叫贝儿的白人女子。金克莱尔说:但很快的,有鉴于许多不利于墨西哥人的报导,贝儿帮助里德从胡安变身为潘迪特-「印度人,也许并非纯白种人,但肤色足够吸引更多的听众。」

头巾与种族主义-黑人也能变成印度人的故事

做为白人足够有其特权

  「特权,如果你要这样称呼他,因此获得了大量的听众,尤其是女性听众。」金克莱尔这样说,如果他被认为是非裔美国人或是拉美裔,就不会有这样的特权。他是首位有个人电视节目的黑人男性,洛杉矶杂誌的记者R.J Smith这样写道。

  他擅于操作群众─用他专属的梦幻眼神,他的格言用语和背景故事,变得越来越神奇,库尔勒‧潘迪特塑造了一个令人陶醉的人物,并且用各种方式加强他「异国情调」的特色-由翩然起地的交际花与大象杂揉而成的形象。

  「非常神奇的是,异国情调的想像将听众带去了一个原始的地方,他们似乎过电视和唱盘,离开了位于郊区的家,来到了远方的异地,」德赛写道。但是儘管他避免了一套肤色限制的法案,另一方面却踏进了「冷战开始时的另一套种族新限制中」。

  我们来猜猜看潘迪特对于自己假冒的身分到底了解多少呢?

  「我相信库尔勒和其他美国人一样,对于印度人根本一无所知」金克莱尔说。「异国风情」被认为是一个商业术语,它提供库尔勒和他的职业生涯性各种可能性,他把全部都交付给它,几乎让自己沉浸在里面。

  潘迪特确实让自己沉浸在他的新身分之中,以至于连他的车牌都写着「我是库尔勒‧潘迪特。」金克莱尔说。即使在潘迪特由他儿子签字的死亡证明书上,种族栏位填着「白人」,连他的家人都认为这是它的种族。(讽刺的是,在1923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决限制南亚移民获取公民身分,精準的理由是印度人实际上并不是白人。)

  儘管如此,在当时,对许多非裔美国人来说,可以不被看作是黑人就已经够了,这些人被克莱默归类到最后一类,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却也是最普遍的一群人。这些非裔的美国人,伪装成外国人并不是为了要彰显出隔离政策或是成为家喻户晓的电视明星,他们只是想要避免日复一日的种族歧视。

  头巾使他们隐姓埋名。克莱默说:「这整件事情全部的重点就像是发动一场无形的游击战争。」

  透过戴上头巾,他们跨越了吉姆克劳法制定的颜色界线,然后笔直的进到一个种族不明的境界。

文章出处:《NPR》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