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第一个过去120小时,世界的大小角落

2020-08-09 浏览量:180

2016年第一个过去120小时,世界的大小角落 facebook

过去一週(01月04日-01月08日)世界各地发生了些什幺事,不管是大是小,都让《转角》来碾平我们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2016.01.04 沙乌地阿拉伯】


2016年第一个过去120小时,世界的大小角落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尼官网週末所贴出「讽刺漫画」,质疑沙乌地政府的大规模处决,与ISIS斩首行刑的「威吓手段」没有两样。facebook

沙乌地阿拉伯周日晚间宣布,由于无法接受伊朗政府对沙乌地主权与稳定的负面干涉,即日将与伊朗断绝外交关係,伊朗驻沙乌地大使必须在48小时内离境,而沙乌地驻伊朗大使也将同步返国。

在波斯湾(阿拉伯湾)地区,作为两大区域巨头的沙乌地-伊朗,关係一向波折不断。但最近一波引发两国对立的外交事件,则肇发于沙乌地政府于1月2日,大规模处决包括着名沙乌地什叶派教长尼姆尔(Nimr al-Nimr)在内的47名「恐怖份子」。

活跃于沙乌地什叶穆斯林社群的尼姆尔教长,在过去以敢言批评沙乌地皇室的统治而闻名,在什叶年轻社群也有着相当高的声望;然而沙乌地政府在2012年,却 以「煽动恐怖主义」、意图颠覆国家主权为由,下令逮捕尼姆尔教长。沙乌地政府表示,尼姆尔在警方逮捕过程中「开火拒捕」,持有非法武装的不轨意图「罪证确 凿」,而被判决死刑,并在一片争议声中,于2016年1月2日遭到处决。

在2015年,沙乌地阿拉伯就处决了158名「死囚」,创下近20年来的最高行刑记录;但沙国政府对与死刑处决的雷厉风行却也被专家解读成「王国内部社会不稳」而杀鸡儆猴的象徵。

处决消息一出,举世譁然。包括人权观察组织在内的众多团体,多质疑沙乌地的审判与处决过程不仅「不公平」也「不透明」(没有公开审判...大量採信第三人 口供,但却又不提供被告当庭对质、与足够的上诉机会...),而中东地区包括伊朗、伊拉克、黎巴嫩、巴林在内的什叶穆斯林社群也多一片悲鸣,怒指沙乌地阿 拉伯处决尼姆尔教长的作法,是针对其国内什叶少数派的「恶意打压」,各地于是皆传出了针对沙乌地政府的示威游行。

然而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示威,却最为「激愤」。

大批民众于周六包围了沙乌地大使馆,部份群众甚至向沙国史馆「投掷汽油弹」。虽然这场使馆冲突,已于周日清晨结束,在德黑兰警方的「强力执法」下,超过 40名抗争者遭到逮捕,而示威群众也被警力给驱散;但在驱离的同时,伊朗政府却也公开「谴责沙乌地的处决行动」,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更在周日厉声表示,沙乌地的恶行将遭「天谴」。

而对于伊朗的「激烈反应」,沙乌地政府则表示「无法接受」,沙国外长祖拜尔(Adel al-Jubeir)于是在周日「宣布与伊朗断交」,并反称德黑兰大使馆的冲突及伊朗对于「阿拉伯事务」的负面干涉」让沙乌地「忍无可忍」,双方关係也降到25年来最低谷。

在过去,沙乌地曾于1988年与伊朗断交过一回。在1987年的麦加朝觐危机中,包括275名伊朗朝觐穆斯林在内,超过402人死于圣城麦加的「宗教骚 乱」。而后,愤怒的伊朗民众也佔领了德黑兰的沙乌地大使馆,并在混乱中造成一名沙乌地外交官的死亡,沙国因此也于1988年宣布与伊朗断交——直到 1991年,波斯湾战争后,共抗海珊的沙-伊两国才再恢复外交关係。

▎延伸阅读:回顾历史脉络‬

虽然伊朗与沙乌地的斗争,时常被解释成「教派冲突」,但信仰间的差异真的有那幺严重吗?

【菜市场政治学】教义冲突抑或权力之争?利益,权力与什叶派的早期历史(632-750)

【2016.01.04 加泰隆尼亚】

‪‬3月再办自治区选举,推回原点的独立运动?

2016年第一个过去120小时,世界的大小角落 去年九月胜选的「一起说要」,其党魁马斯(中)与支持者欢欣鼓舞地迎接加泰隆尼亚崭新的未来。

加泰隆尼亚自治区联合政府难产,先前独派的胜利,是否会被推回原点?

去年年末「一起说要」在自治区选举中以黑马之姿胜选,与小党人民团结候选人党(CUP)的联手顺利通过独立议案,加泰隆尼亚脱离西班牙的日子前景似乎看 好。但在那之后,「一起说要」跟CUP因社会与教育政策意见分歧,同时后者认为在对抗贪汙上,马斯清扫自家门户的工作做的不够彻底、不具政治诚信,双方始 终乔不拢。在2015年结束前,历经三轮的投票,「YES」跟「NO」两方阵营一直以1515票对1515票(就是这幺刚好)僵持不下。

而就在昨天,「NO」派的以4票之差,成功否定了马斯的领导,而马斯将于1月10日卸任,这也意味着如果「一起说要」在他卸任前,无法另提名一位CUP愿意合作的人选,加泰隆尼亚就必须在3月再举行一次自治区的区域选举,先前独派的胜利,将会面临国会全面大洗牌。

但加泰隆尼亚的独立之路还未被封死,独派可寄望的去年12月在西班牙历史性大选中,夺得全国第三大党位置的「我们可以」党。「我们可以」虽然倾向支持完整 的西班牙,但不排斥比照苏格兰独立公投,给加泰隆尼亚人民一个选择的机会。而加泰区的「我们可以」党与CUP在社会政策的立场大体上一致,届时可能产生另 一种比「一起说要/CUP」更稳定的政治力量。

【 2016.01.05 巴黎】

《查理周刊》週年忌特刊封面

2016年第一个过去120小时,世界的大小角落 特刊封面「一年后,兇手仍在逃。」

《查理周刊》週年忌特刊封面:「一年后,兇手仍在逃。」

法国《查理周刊》总部枪击事件,本周四将满一周年,而在忌日的前夕,《查理》也由首席漫画家「Riss」苏里素(Laurent Sourisseau)执笔,画下了特刊封面:「一年后,兇手仍在逃」,以一名逃亡中的神祇,讽刺在过去这一年里,各种宗教暴力对于自由言论的压迫。

在主笔专栏中,Riss也意外地情绪化,他表示在过去一年有太多「读《古兰经》读傻的疯子」和「其他信仰的白癡」发了疯似地想宰了他们、消灭《查理周刊》,以报复这本刊物对于各信仰的嘲讽。

然而Riss的作法,并未获得法国媒体的一致认同。曾被ISIS绑架、囚禁超过10个月的法国着名记者海宁(Nicolas Henin)周一也在电台访问中表示:《查理》的新封面等同于为恐怖份子的作法背书,其封面设计把所有的激进化罪责都推给信仰、推给神,但这亦符合恐子份 子的主张——这些攻击都是神的旨意。

海宁认为,激情可以理解,但将信仰标籤化的作法,对于理解、消弭恐怖主义与激进信仰,并没有太建设性的作用。

《查理》忌日特刊将在1月6日上架。特辑中也会收录在去年攻击案中身亡的几个《查理》漫画家,生前最后的未完手稿。法国艺文界中,包括法国文化部长佩瑞琳 (Fleur Pellerin)、法国女权作家巴丹德(Elisabeth Badinter)、孟加拉诗人娜斯琳(Taslima Nasreen)、法国知名演员茱丽叶.毕诺许、与夏绿蒂·甘丝柏...等,也都会为这期的特刊专稿撰文。

此外,《查理》事件周年的纪念仪式,也将在重兵戒护之下,由《查理》各期的编辑同仁与家属简单参予,在1月7日于原周刊总部前低调进行;而更公开的纪念活动则在将在本周日于巴黎共和国广场举办,届时法国总统欧兰德也会出席,并作为法国代表植下象徵「和平」的橡树一株。

▎延伸阅读‬

被遗忘的报导:《查理周刊》,后来呢?

【2016.01.05 丹麦 哥本哈根】

丹麦瑞典再起边境管制

2016年第一个过去120小时,世界的大小角落 哥本哈根国际机场安检情形。

在瑞典于3日宣布边境新措施后不到12小时,相当不满的丹麦也快速回应瑞典,加强其与德国接壤边界管理。

自去年9月起,在历经三个多月难民人潮,瑞典终于宣布强化其边境管理,将原先暂时性管制调整为为期至少三年的永久性措施——凡是从丹麦乘火车、巴士和渡轮,经由松德海峡大桥(Oresund Bridge)抵达瑞典的旅客,皆必须出示能够辨别身分的文件。

同时,瑞典政府也终止从丹麦直达瑞典的火车,旅客必须在哥本哈根机场转车,并接受检查。

接壤瑞典马尔摩、隆德城市与丹麦哥本哈根的松德海峡大桥,每日平均有两万通勤流量,瑞典执行的边境审查势必造成人口流通的堵塞,直接影响哥本哈根的交通。

对此,丹麦交通部长表示:非常烦人且不公平;丹麦政府遂提出10天的短期因应措施,视情况而定可再延期,回应瑞典突如其来的「新年礼物」。

丹麦的回应方式则是把这份「新年礼物」转送给德国——因为瑞典的流量管制可能导致难民滞留在丹麦境内,为平衡入境人流,丹麦将开始抽查旅客身分,控制从德国进入国内的人数。

收到这份「新年礼物」的德国,其外交部发言表示瑞典与丹麦政府的政策,是对《申根条约》的打击;曾接申根区的人口自由流动是欧盟最大的成就,现在这个价值却岌岌可危。

【2016.01.06 美国】

绕过国会,欧巴马下达行政命令管制枪枝

2016年第一个过去120小时,世界的大小角落 Obama Wants Your Guns,共和党参选人克鲁兹在欧巴马命令一出后,随即上线的连署网站。facebook

在白宫记者会上,欧巴马的情绪一度激动、泪流满面,他表示自己对于枪枝管制的想法,在2012年珊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后大大地被震撼,而近年接连不断的重大枪击事件,「真的太多了!」

欧巴马表示,国会对于枪枝管制法令的紧缩充耳不闻,因透过行政命令、绕过国会的手段是不得不然,「拥枪的游说团体现在还能挟持国会,但他们没办法挟持美国!」

而行政命令中,其具体的主要政策包括:

针对枪枝卖方进行全面的背景审查(先前的审查不包括网路卖家、枪械博览会参展厂商)

联邦政府提供买方资格资料库,包括精神疾病患者、家暴前科犯...等,都将建档无法买枪

增聘FBI枪械查缉员

向国会提出5亿美金的精神医疗预算

针对「智慧枪械科技」,向联邦政府各部会提出研发需求

欧巴马的管制命令,虽然得到了同党总统参选人希拉蕊的应援(「谢谢你!白宫」),但也在第一时间受到美国步枪协会(NRA)、共和党国会党团、以及各共和 党总统参选人的砲轰。众议院的共和党籍议长莱恩(Paul Ryan)就扬言提告、力求封杀总统这纸「不尊重公民自由、不尊重宪法第二修正案」的管制命令。

像是共和党总统参选人之一的克鲁兹(Ted Cruz),在总统记者会后随即公布了新的公民连署网站「欧巴马想要你的枪」,并以合成的总统图像,指责白宫对枪枝的管制态度,是对宪法自由的藐视,并意 图以管控手段来製造警察国家。克鲁兹表示,要是他「当选总统」,将会第一时间撤除欧巴马所下达的限枪要求。

克鲁兹目前是共和党初选民调中第二顺位,但位居声势榜首的川普,目前仍未回应白宫的行政命令;相反地,川普的火力反而集中回党内竞争者——克鲁兹的身上,质疑「出生于加拿大」的克鲁兹,并不具备参选总统的基本资格。

【2016.01.06 平壤】

北韩宣称成功试爆「氢弹」,中日韩三国震怒

2016年第一个过去120小时,世界的大小角落 平壤火车站前,北韩中央电视台主播李春姬向全国宣告「氢爆成功」,围观民众鼓掌叫好、一致庆祝。

北韩政府6日午间通过中央电视台宣称,已成功完成「氢弹」试爆。这也是自2006年以来,北韩第4度成功的核武试验。

消息传出后,北韩突如其来的行动也引发国际抗议。

根据《韩半岛新闻平台》 的报导,在确认北韩试爆核武后,南韩总统朴槿惠也紧急召开国家安保会议,并对外表示必将要北韩「付出代价」;中共外交部随后也召见北韩大使表达抗议,除了对外强调「坚决反对朝鲜核试验」的立场,也表示中方对北韩的核子行动「事前一无所知」。

而在日本方面,除了透过中共的管道,辗转向平壤方面抗议外,作为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安倍政府,也将考虑再度强化对北韩的制裁。

日本-北韩双方,在2014年7月才针对平壤当局愿意重新调查被绑架日本人的下落,而解除了部份对北韩的经济制裁:包括鬆邦双边往来的入境限制、容许北韩船只为人道目的靠港、开放驻日朝鲜人汇款回国等。

美国与欧盟方面也都表达了对北韩核试的抗议,甚至与平壤关係一向密切的莫斯科,也指责北韩的作法「毫无疑问地违反国际法」。

本周五(1月8日)也「据信」是金正恩的33岁生日,在「轰动国际」的开场之后,北韩意外的核武试爆,也再次让朝鲜问题重回国际镁光灯的焦点。

【2016.01.07 科隆)】

科隆跨年夜性侵疑云

2016年第一个过去120小时,世界的大小角落 抗议当局对跨年骚动处理的失态,示威者在科隆市中心高举着「拒绝种族歧视;拒绝性别歧视」的标语。

德国大城科隆,在跨年夜后发生大规模性侵事件。据报导,在跨年活动结束后约有500-1,000名貌似北非、阿拉伯裔的男子,聚集在科隆大教堂-中央火车站之间,对往来女性言语或肢体侵犯,并打劫财物。

截至周三为止,科隆警方已收到超过100起受害者报案,其中也包括两起强暴案件。

事发之后,科隆市府与警方被德国舆论猛烈批评,谴责当局意图「掩盖治安丑闻」,而施暴者「北非-阿拉伯」的外表身份,也同样引发政坛对于梅克尔政府难民开放政策的攻击。

科隆的跨年骚乱,迄今也延烧成三个议题:警方无能、市长失言、难民/移民政策。

在回应事后咎责时,德国警方也承认,跨年夜的骚乱确实是「串联型的集体行动」,但事前警方并未得到线报,现有的证据恐也不足将所有肇事者都绳之以法。

但为什幺在第一时间,德国执法单位,不能保护往来的路人呢?根据受害者证词,在骚乱中心的科隆车站附近,虽有警力部属,「但却未对呼救回应以积极的行 动」。当地警局则表示,他们确实有针对新年加强维安,但在混乱的交通与人潮之中,却无法分辨谁是游客、谁是骚乱者、谁又在呼救,最后只好强制清空火车站前 广场;而德国警察工会则表示,跨年夜当天车站附近有部属70名警察、大教堂与市中心也有140人维持秩序,但要面对将近千人的集体犯罪行为,警力配属仍太 过困难。

而柯隆市长市长雷克女士(Henriette Reker),在本周二对外会报调查进展时,竟呼吁科隆女性应「主动採取自保的行为守则」,包括跟陌生人保持一臂之遥的安全距离、妇女夜间应结伴外出、遇 袭应积极呼救或寻求证人协助等——但雷克市长的发言,却被认为是在「检讨受害者」而受到各方批评。

在压力之下,雷克市长随后也对外道歉,但仍坚持「自己的话被媒体断章取义」。

另一方面,攻击者「北非-阿拉伯」的外表特徵,也引发政坛对于德国难民/移民政策的联想,光是在2015年,德国所收容的难民申请数量,就已超过百万人次 大关。而这次的骚乱,是否是与大批难民有关?德国政府是否企图消弭外籍人事犯案的色彩,以平息舆论对梅克尔政府开放政策的不安?各种揣测与意见,也在德国 引发激辩。

科隆区国会议员、同时也是梅克尔所属的基民盟党员的希尔特博士(Heribert Hirte)对《BBC》表示,虽然当局所收到的证据仍不完整,但参与科隆侵害案的千人肇事者中,应是以「移民后裔」(也就是德国人)为主,在已锁定的嫌 疑者中,绝大多数都是警方列管清单内的地方帮派份子,而不似与「被收容的难民」有直接关係。

新年夜的治安风波,也不仅只发生在科隆,在汉堡、斯图加特,也都有针对女性、但规模较小的群体侵犯事件。

不过由于1个月后,2月4日开始,科隆就要举办欧洲最大的户外狂欢活动2016科隆嘉年华,为期7天的庆祝活动中也预期将带来百万民以上的狂欢客,届时地区的治安、警力配属也将面临比今年跨年夜更大、更严峻的挑战。

【2016.01.07 曼谷】

绝版限量版的塔克辛新年月曆

2016年第一个过去120小时,世界的大小角落 已经发出去,成为绝版限量版的塔克辛一族写真月曆。

塔克辛能不能陪你过新年?泰国政坛的月曆风波。

每逢西曆新年,公司行号总喜欢赠送月曆给客户、支持者,实用之余,也希望在未来的一年里,双边的互动能历久弥坚——而在泰国,着名前总里塔克辛与依旧支持 他的「为泰党」(Pheu Thai),也在新的一年里印製了塔克辛与妹妹盈拉——两任钦那瓦家族总理的「写真月曆」。

这份以两兄妹写真为主的月曆,在去年12月问世,负责筹印发送的为泰党表示,这份新年写真总共出版了30万份,是免费赠送给支持者们的新年纪念品。

但在政情依旧紧绷的泰国,塔克辛的写真月曆却成为泰国军政府的眼中钉,当局随后遂以「罪犯面容不宜成为宣传品」为由,下达发行禁令。

这则禁令也引发了为泰党与塔克辛的「红衫军」支持者的不满,本周为泰党就像当局发出抗议信,指责限至年曆的出版是政敌的政治目的,违反宪法给予人民的表达 自由,并希望管制单位能撤回这本写真月曆的禁令——只不过,这样的抗议马上被反塔克辛的执政当局打了回票,而未发送的年曆也遭到泰国警察单位没收。

曾任泰国总理的塔克辛,因受到贪腐与滥权的指控,而遭政敌与军方在2006年发动军事政变,从此流亡杜拜。虽然在2008年塔克辛曾短暂返泰,但随后仍因 「政治」理由弃保潜逃。但泰国政坛也因此分裂,红衫军(支持者)与黄衫军(反对者)的斗争也往来动荡了泰国将近10年。

而继承塔克辛留在泰国政治影响力的盈拉,虽然在2011-14年间当上了泰国总理,但任内政争依旧不断,最终在2014年也因滥权问题而被迫下台。

塔克辛至今仍流亡于杜拜,而盈拉虽然在泰国国内仍维持自由之身,但一举一动仍被泰国政府密切注视。

【 2016.01.08 利比亚】

利比亚攻击,兇手是ISIS?还是人蛇集团?

2016年第一个过去120小时,世界的大小角落 爆炸后一片狼藉的兹利坦警察学校。

利比亚西北部城市兹利坦(Zliten)周四发生惨烈的恐怖攻击,一辆来路不明的卡车在当地上午,突然冲进兹利坦当地的警察学校自爆,由于当时单位内超过 400名警专学生正在列队受训,突如其来的攻击也造成严重的死伤。官方表示,这场攻击至少已造成65死,包括平民在内数百人受伤,但由于爆炸威力强大,死 伤人数恐将进一步攀升。

这起攻击事件,也是继2011年革命、推翻独裁者格达费之后,利比亚境内单一死伤最为惨重的恐攻事件。

截至目前为止,仍未有任何团体承认策划这场攻击。然而兹利坦与其所在的米斯塔拉省,在近几个月里也有在地武装宣布「向ISIS投诚」,而周四稍晚,利比亚中部沿海的输油重镇也遭到ISIS攻击,两起事件的关联也引发揣测。

然而除了ISIS的嫌疑之外,兹利坦的爆炸案,也有另外一个主要嫌疑者——经营地中海难民偷渡的人蛇集团。

在2011年推翻格达费的独裁之后,利比亚也陷入了地方割据的长期混乱,国内情势辅以区域动荡,半失序的利比亚也成为地中海南岸、渡海入欧的主要偷渡窗口 之一。根据欧洲国际边界管理署的统计,从中地中海(利比亚、突尼西亚)偷渡进入欧洲的难民,在2015年就有14.4万人、2014年也有17万人之谱, 是地中海南案最热门、但也最危险的偷渡路线之一。

而在欧洲各国的压力与要求下,利比亚政府这两年也试图培养警力,恢复边境秩序;在去年,兹利坦的警备部队就抄到了数次重大的人蛇渡海计划,因此这回「无人承认犯案」的攻击事件,也被指向是「挡人财路」后、人蛇集团的报复行动。

地中海南案的人蛇集团,规模庞大、历史悠久(在格达费时代就有了...),在过去也以兇悍闻名,但却不曾使用过汽车炸弹、大规模地攻击政府单位。周四的攻击是误传揣测?还是人蛇集团真的激进化?目前仍不得而知。

地中海的偷渡需求在过去几年里大幅增加,每年数十亿美金的交易产值也让整条人蛇链发展蓬勃。

不过即便利比亚是地中海南案的「出海胜地」,但从利比亚出境的难民,仍以厄利垂亚、奈及利亚、以及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为主,利比亚本国的难民数量,并不是欧盟收容难民的大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