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VS28!中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20-08-12 浏览量:191

8VS28!中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人们争议已久期待已久的香港立法会表决中共人大提出的政改方案,终于尘埃落定了。8VS.28!8票赞成,28票反对,政改方案遭到立法会否决,从而胎死腹中。这一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无疑是香港人给中共的一计最响亮的耳光!中共自49年在大陆掌权以来,大概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在世人面前颜面尽失。这幺重大的新闻,中央电视台居然只字未提。可想而知中共有多幺难堪。这是人民力量的一次胜利,也是去年艰苦卓越的雨伞革命的成果,值得大事庆祝!

这次表决原本并无多大悬念,亲中共的建制派议员在立法会不到三分之二。而政改方案必须经立法会三分之二多数赞成方能通过。因此,如果27名泛民主派议员一致投反对票,该议案就无法通过。而事先除一名泛民主派议员汤家华似有转投赞成票的意向外,其他议员均已明确表态会投反对票。因此该方案以微小的差距遭到否决本应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居然是只有区区8票赞成,远少于反对的28票。而导致这一令中共极为难堪的结果的居然是建制派议员临时决定集体离席。建制派议员此举的本意是希望通过退场达到导致法定人数不够无法表决,从而为中共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扭转败局的可能性。这一举动几乎导致表决流产。然而,他们始料不及的是,由于时间仓促,他们之间没能很好地协调和取得共识,部分建制派议员并没离席,结果在33名建制派议员开始表决的最后一刻集体离席后,仍然有过半数议员在场,会议符合法定人数,表决照常进行。最后导致中共的如意算盘落空,且以惨败告终。这次表决结果对中共来说是所有可能的结果中最坏的结果。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料到会出现如此令人尴尬的局面。可谓人算不如天算。

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为什幺会出现这种令中共始料不及的局面。

建制派议员在事后都口径一致地说,他们突然集体离席是为了推延表决,等待刘皇发议员带病前来投票。这一说法太过勉强。因为如果他们只是为了等刘皇发来投票,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达成,比如要求更多的发言机会--他们中还有一部分人并没有行驶发言的权利,甚至在议案宣布开始表决前要求暂停休会。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会后也说,如果是为了拖延时间让刘皇发能与会投票,不应该这样做。当然,也不排除如前立法会主席黄宏发所说,这些建制派议员和他们背后的老板中共有关部门不熟悉议会议事规则,以致闹出这样的笑话。无论如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次建制派议员突然集体离席的决定一定是中共做出的,而这些议员只是听命行事。根据我对中共体制的了解,中共的下级官员和附庸是不敢在如此重大的问题上妄自造次的,行动之前必须请示上级部门。事后部门离席议员也明确表示,他们是在他们的党魁的示意下离席的,当时完全不明白为什幺要突然集体离席。而实况转播的镜头显示,建制派三位大佬林健峰,叶国谦,谭耀宗在集体离席前曾在一起商议过。也就是说他们三人得到了背后老板的指示。于是一起临时商榷如何行动。他们先让林健峰提出休会,但因违反议事程序,动议被否决。于是他们决定行驶第二方案,即带领过半建制派议员集体离席,迫使表决因未达法定过半人数而无法进行。可是,由于事情来得太过突然,没有充分的时间相互通气和协调,导致8名建制派议员并没离席。再加上在场的27名泛民主派议员和无法离席的立法会主席,在场议员达到了法定过半人数,表决照常进行。表决结束后,离席的议员都感到非常错愕,不知所措。工联会议员黄国健的反应最有代表性。他面对记者的提问,一开始得意洋洋地说,场内与会人数没过半,表决无效。但当记者告诉他,议案已经被否决,他发出一声惊讶“啊”,满脸的尴尬。这一视频正在网络上热传。由于他们没有料到会有超过八人不听使唤,因此不仅没能阻止表决正常进行,反而导致赞成票只有8张。而那些退场的议员反而成了事实上投了反对票。这真是莫大的讽刺。这次中共是典型的“偷鸡不着反折一把米”。在全世界面前洋相百出,颜面尽失,真是活该!

中共通过他们的代言人企图影响立法会的选举结果,在面临惨败的情况下,不惜使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法,令人不齿。而这些带头离席的制派议员除了找这样蹩脚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外,也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来欺骗舆论。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是中联办或中共其他部门下令让他们这幺做的。如果这样,他们就不是民意代表而是中共傀儡了。尽管他们中的多数确实是中共傀儡,但是他们不可能承认。

众观这次建制派集体离席事件,有两批人的表现非常吊诡,各界看法不一,众说纷纭。一是同属建制派的陈健波、林大辉、陈婉娴三人为什幺没有与其他建制派同时离席。二是建制派的五位自由党议员田北俊、张宇人、方刚、锺国斌、易志明无一离席,拒绝参与建制派集体离席行动。前者有两种可能,一是沟通出了问题。这三位议员因为没有及时得到准确的信息,一时不知所措。最后导致没有离席。二是他们对这种突然集体离席的做法不认同,拒绝配合行动。因为正常情况下,只要本党的党魁带头离席,其他议员都会紧跟退场,这是民主国家议会行事的惯例。料想他们不至于不了解这一点。因此后一种可能性更大。而田北骏领导的自由党五位议员集体留下来参与表决,则几乎可以肯定,是属于故意所为。一是电视直播现场可以看出,经民联的谭耀宗曾经在离席前跟田北俊沟通,田北俊不可能不可知道他们集体离席的目的是什幺。而且就算他们之间沟通出了问题,身为资深议员的田北俊也会明白是怎幺回事。二是五位自由党议员无一离席,不可能是因为他们都不明白建制派为何集体离席从而没有跟进。唯一的解释就是自由党党魁田北俊没有离席,其他4位议员跟进田北俊,拒绝配合其他建制派的做法。这样一来,由于他们集体抵制了这次建制派的行动,再加上另外三位建制派议员出人意料地没有离席,导致建制派企图以集体离席来阻止议案的表决的企图没能得逞。而自由党五位议员则成了与会的关键少数。干练老辣的田少深谙议事规则,如果自由党五位议员也参与集体离席行动,即便这三位建制派议员没有离席,离席人数也会达到超过半数的38位,表决照样无法按期进行。中共就会得到喘息的机会。铁定被否决的方案就有可能在未来出现变量。因为只要他们能通过各种手段收买和拉拢四位泛民主派议员投反对票,政改方案就能通过。事实上,确实尚有至少四位泛民主派议员没有公开发言反对政改方案。

导致中共这次出现摆乌龙事件,田少当属首功。反对政改方案的香港民主力量大胜,田北俊领导的自由党议员成为扭转乾坤的关键少数。虽然他们投了赞成票,傻瓜都知道这意味着什幺:37位留下来的议员中有27位泛民主派已经表态投反对票,还有主席不能投票,他们投赞成票已经毫无意义。他们这样做可谓大智大勇,既促成了议案的顺利表决,同时又无法让中共抓到把柄。我不得不给他一个大大的赞!就如去年雨伞革命期间身为建制派议员的他公开表态支持抗议学生市民要求梁振英下台的诉求一样,都属于大义凌然的壮举,令人钦佩!如果有一天香港能真正实行普选,我看好田少。

十年前总部设在美国的“中国人权”那场惊心动魄的内斗,也出现过几乎完全一样的情况。该组织理事会有很多是着名民主人权人士,部分理事对当时的中国人权主席深恶痛绝,希望在换届选举时将他选下去。但开会的第一天他们做了一个内部统计,发现没有绝对的把握阻止此人继续当选,于是,他们决定第二天举行选举时集体退出,造成与会法定人数不够而无法如期选举。这样至少可以推迟选举,使得此人无法顺利当选下一届主席。可是他们不知道,根据美国有关法律和规章,一个组织的年会是否符合法定人数,是以报到人数为准。这次年会报到人数超过法定人数,因此选举照常进行。结果此人几乎以全票当选,因为留下来的几乎都是支持他的。非常俱有讽刺性和戏剧性。

今天在香港立法会上演的这一幕闹剧,跟当年“中国人权”上演的那一幕几乎一模一样。当年“中国人权”理事会也有两三个所谓的关键少数。他们本来有可能最后一刻倒向反对主席的一方。但反对主席的一方因为没有把握害怕失败,就用了这幺不光彩的一招破坏选举的如常进行。最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们虽然有些埋怨,但在美国这样一个法治社会,也只能认了。他们为自己在法律上的无知买了单。这是一个笑话。当时学法律出身曾担任纽约大学法学教授的中国人权执行主任曾对我说过,“不要把我惹毛了,否则就算他们联合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我觉得她口气太大。事后证明这些人联合起来确实不是她的对手。因为这些人都是法盲。

这次建制派的集体离席之举属于典型的企图玩弄法律程序却遭到法律戏弄的拙劣表演。而这次香港立法会表决政改方案的戏剧性结果,将加载史册,成为香港乃至整个中国民主进程中一个重要里程碑和标志性事件。

红楼梦里有一句话我特别欣赏: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这句话放在这次政改方案表决事件上,真是再恰当不过了。可以料想,中共继续这样走下去,路只会越走越窄,最后走进死路。而中国民主的道路会越来越宽广,并最终走向胜利!

于美国硅谷

作者:唐柏桥(“六四”学生领袖,民主大学校长)

相关文章